最爱手作

Solasolo:

村里制作大骸的师父纯朴安静,无论我几点上山,他都已经在工作了,师父可以徒手捏制要三人合抱的大坛子,身材瘦小握力惊人。山上还有另一位制作小陶的师父,不知道是不是大陶师傅的工作状态太让人感动,整个在山上的时间里我对拉胚不太有兴趣。所以最后全部的作品都是徒手捏制。